《全职高手》从此一个高大一个修长的两个人走入了彼此的生命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这个是第十五更。想看前面的点我头像哦,喜欢《全职高手》的大神点我关注吧,谢谢大家了。

187.其实烈焰红拳也不总是板着脸让人一眼就想交钱包的,只是绝大多数时候比较严肃而已。但是那张黑气萦绕的脸确实让很多人亚历山大就是了。除了三个个人。一是韩文清,可以理解,毕竟自家主人,十年相伴,说没有点感情那都是骗虚空双鬼的,再说烈焰的钱包脸还不是随他吗,没什么奇怪的。二是张新杰,整天习惯和韩文清在一起的人会被他影响就怪了。

188.最后一个就是逆光的十字星。189.这就说来话长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三赛季末,那时张新杰还没有正式出道,但是俱乐部倒是先把银武准备好了。那天烈焰红拳晨跑后往回走,然后就看到六七个人正追着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陌生武器不停地甩技能,追的人他一眼就看出都是紫武,而且战矛居多,至于那个被追的……烈焰红拳竟觉得陌生,不过他转眼就明白——那是个银武。无论是什么色的武器,荣耀系统只要是系统开发的那肯定都不止一个,在武器的世界里,这一点的直接体现就是一模一样的外观和诸如“玫瑰重炮1”,“玫瑰重炮2”这样带编号的名字,至于他们怎么互相分辨的这事就属于玄学范畴了我们不讨论。而银武是自制装备,就算是装备部复制备份了多个,真正有意识的也只有一个而已,所以说独一无二一点也不为过。于是烈焰红拳就冲了上去:毕竟每个银武需要的稀有材料都不算少,放到哪个工会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且面前这个银武已经筋疲力尽,一看就是被追了很久,但是耐久值还没有掉到零,甚至还能勉强抵挡一下,可见制作的精良,说不定就是哪个战队的预备装备在网游里测试银武后对手意犹未尽的追打,这要是万一出了什么差池,估计也不是件小事儿。抱着这种单纯的关爱银武人人有责的想法,他把那群紫武赶走了,不得不说不愧是荣耀里数一数二的高攻击银武,干脆利落的几招后,对方的一群乌合之众作鸟兽散,偌大的场地上就只剩下他和他刚救下的那个人。后者一身血污,半跪在地上干咳着,想必是耐久值只剩层血皮的缘故。“没事吧?”烈焰红拳伸出一只手,想拉他一把。结果对方抬起头,银灰色的双瞳里竟是透出一丝寒意,冷冷地回应:“别动!”烈焰红拳竟是难得地有点愣,从他被制作出来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他就这么看着面前单薄的身影艰难地地自己站起来,一步三晃地转身离开。“这家伙……嗯?!?!?!”对面的人刚走出去两步,就脚下一软,直直地栽倒下去,烈焰红拳没有多想,两步并作一步,在那具躯体落地前接住了他。看着怀里脸色惨白身体发凉的人,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在内心叹了一口气:“那就好人做到底先带他回去治疗吧……这个奇怪的家伙……”

190.烈焰红拳以前每次出门晨跑总会带几个钱包回来,……不管他想不想要。不过这一天就没有。“队长,这是……”霸图现任的十字架看着自己的队长这次居然带了一个遍体鳞伤的人回来,而且二话不说就塞给自己去治疗,感到有点方。“队长你的脸已经结束了“谋财”的阶段而解锁了“害命”的新技能了吗?!”他在心里发出了咆哮。191.“路上捡到的,认线.队长一发话谁人不从?于是他苦着一张脸把不省人事的伤员推进了医务室。“不过这个人颜值倒是挺高的。”他想。

这货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日落时分,烈焰红拳第一时间赶到病房,却看见那个人已经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正往窗户上翻准备走人。“站住。”“。”“你这就想走?”“……”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在床头柜上。”对方淡淡地说,指了指床头柜上的一个小纸包“什么?”烈焰红拳没有顺着他的手指改变视线,双目依旧紧紧地盯着架在窗户上的人。窗户是朝西的,金红色的夕阳镀在青年灰白色的头发上,勾勒出明亮的金边,逆着阳光,他的五官几乎都埋在黑暗中,但那双银灰色的瞳色中似乎依然闪烁着锋利的寒光,破损的风衣被窗口的风撩起了下摆,在余晖的沐浴中无声无息地翕动,地面上呈现出一个被拉长的影子,仿佛展开双翼的巨鹰。他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又说出一句话:“下次,离我远一点。”带着猎猎的风吟,灰色的巨鹰转瞬消失在绚烂的暮色中。

烈焰红拳没有阻拦,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跃出窗口后,缓缓拿起那个小纸包。里面有硬物,像是金属一类的东西。他打开了纸包,里面的东西他竟是见过——那个银武脖子上的挂饰:带着挂链的银制十字架。“意思是用这个抵医药费吗?线.一开始没有人愤怒是假的。我们队长好心救你回来结果你连句谢谢都没有就鸟悄地跑路了?!其实是说了的,不过内容……只能说幸好烈焰红拳没说出来……但怒气也是会被时间冲淡的,后来,这件事情就被大家渐渐淡忘了,除了偶尔来来霸图带人挑事的上次的几个紫武——不过烈焰红拳一露脸基本就没剩几个人了——还剩一地钱包,之外,就没什么后续了。只不过那个十字架吊坠被烈焰红拳收了起来,晚上睡不着时偶尔拿出来看看。沐浴在月色的清辉中,银制的十字架泛着淡淡的冷光,像是那个人的眼睛里的光,寒气透骨,又有些诡异,似乎还带着难以察觉的落寞。像是折了翼却又不愿低头的苍鹰一样。

张新杰出道。“什么?!”看着新来的十字架,而且是副队长,站在自己面前,霸图的各位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怎么是你?!”看着面前这个本应属于回忆的人,回忆的主角也惊呆了。那一天被围攻的人,依旧穿着那件似乎更加破损的风衣,长裤的大腿部位和衬衣的前胸还带着被割裂的口子,甚至连身上的绷带都没拆,就这么坦荡荡地以副队长的身份站在众人面前。但是烈焰红拳出奇地迅速冷静了下来,面对着这个曾经拒绝过自己的人,再次伸出了手:“你好,霸图,烈焰红拳。”对面的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不知道咬了多久的嘴唇之后,不被察觉地叹了一口气,伸出了他缠着绷带的手。

198.然后,一只强壮,一只纤细的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199.从此,一个高大,一个修长的两个人,走入了彼此的生命。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