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马克思】刘建军:马克思与信仰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人怀着虔诚而至厚的信仰情感来纪念马克思,具有特殊的意义。在我们心目中,马克思不仅是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而且是我们科学信仰的奠基人,是代表着我们信仰形象的伟大人格和鲜明符号。因为正是马克思和他的战友恩格斯,把人类历史上自发形态的信仰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使之成为科学的信仰,即马克思主义信仰。这一信仰具有多方面优势,并在当代世界特别是中国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产生是以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为直接前提的,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当然也不会有马克思主义信仰。正因为如此,人们往往把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即1848年2月《宣言》的发表,当作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历史原点。这样的说法,如果不加以学理的深究,似乎也没有大的问题。但如果因此而把马克思主义信仰或科学信仰当作是一种没有久远历史渊源的纯粹的“现代性”信仰,否认它与漫长历史中人类精神趋向和信仰遗产的联系,那就是否定了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历史前史,取消了信仰的历史根系,是十分不妥当的,而且也不符合历史的真实。

事实上,马克思主义信仰作为科学的信仰,是具有漫长信仰前史的历史性信仰。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信仰在人类历史上就已经存在了,并且极为久远。当然,这个过程中的信仰还是一种零散不成型的信仰现象,是一些信仰因素或片段,具有空想性质,有的甚至以宗教世界观为基础。但我们不能否认它们的信仰属性。不仅欧洲三百多年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潮与运动中包含着这种信仰成分,而且在更为古老和久远的过去,一直上溯到人类文明社会的初期即奴隶制社会,都断断续续地存在着人们对于具有属性的理想社会的向往和追求。

因此,信仰是源远流长的信仰,甚至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久远的信仰,它为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产生作了历史性的准备。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说马克思创立了信仰,他只是把这种历史上传承下来的不自觉不成型的自发信仰,奠定在科学的基础上,使之成为科学的信仰。这样说并不会贬低马克思的功绩,因为马克思的功绩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而且我们也找不出漫长历史上最早的自发信仰“创立者”,因为这种信仰因素之所以自发,就是因为没有这种自觉的理论创始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克思作为科学信仰的创始者,是我们永远的偶像和信仰象征。

揭示出马克思主义信仰的漫长前史,对于更好地认识和把握我们信仰的生命力具有重要意义。传统的力量是信仰力量的重要方面,缺少历史传统支撑的信仰是不完全的。信仰与科技有不同的甚至相反的属性,对科技来说,总是最新的才是最好的,它并不需要传统力量的支持;但对人类的信仰来说则不是这样,古老的传统本身是人类自我认同的基础和重要部分,因而是信仰合法性的重要来源,也是一股顽强的信仰力量。马克思主义作为现代大工业时代的产物和现代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当然是一种崭新的世界观,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追求没有历史的渊源。事实上,我们的信仰既是现代的,又是古老的,既呈现出先进本质和现代气息,也含有古老的历史渊源和传统力量。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